原來跨接那麼的重要-仁神術課後心得

上週,在我上完第三次仁神術五日課程之後,我好像有忽然一切都通了的感覺。

一直感覺到很神奇的一點,那就是每次要去上這門課程的前後,我的身體就會起一些變化,而且都病得不輕,必須得自己靠著學到的知識運用到自己身上,才感覺到有好轉。這是老天要我快把這門藝術學好嗎?可能吧!

去年整個扁桃腺發炎,我正在馬不停蹄地工作著,嘴巴無法停止地說著一大堆話、教著一大堆課程。在上仁神術的前一天,也就是我要去上第二次五日課前,我還去看了醫生,醫生大叫怎麼那麼嚴重,尤其是右邊喉嚨。所以去上第二次五日課時,整個人是虛脫的,很幸運地,第二天的Body Reading就抽到我,我當然就直接跟Wayne老師說,我的喉嚨痛到無法說話。老師一邊講解,一邊用手跨接著我的一邊,很神奇地,下了治療床,我的右邊喉嚨完全不痛了,但還有左邊還沒好呀!只好一邊上課一邊用手繼續跨接我的另一邊,直到下午,我的喉嚨好多了,原本要吃五天的藥,到第三天,我就決定把藥丟了,因為已經好了。

這一次,也是我第三次上五日課程,我整個人是好好的,但還是有水腫等內在問題,沒很明顯地要我去正視它,但我一直視而不見,偷懶嘛!第二天,又很幸運地抽到我,大家都說我好幸運,我內心在竊喜,太陽回歸日嘛!老天又眷顧了我一次。Chus老師的手感不像Wayne老師那麼大力,但也讓我身體輕鬆了不少。

就在我上完這五天,繼續我馬不停蹄地工作時,我的扁朓線又出問題了,長時間需要用喉嚨的我,每次不舒服就從這裡開始,但這次我對什麼因、造成什麼果,已經愈來愈理解。所以就在今早發現喉嚨又痛時,在捷運上,有位置坐時,我就馬上做 #20 和 #19(肚臍能量流的第一個步驟),這兩個地方是我腿上放著包包,手指放著時不會讓旁人覺得我怪的位置,真的很神奇,做完一邊,那一邊就好轉,做完另一邊,另一點就舒服多了。到了下車時,我喉嚨兩邊已經沒那麼痛了,只剩下一點點的不舒服。於著我一邊走路到目的地,一邊在想要怎麼做,才能讓這個不舒服完全好。我想到了#12和#20(膽能量流的第一個步驟),但走路時同時碰這兩個地方不方便,於是我就想,只碰我的#12就好,沒有跨接沒關係吧!

真的很神奇的事又發生了,我碰到#12的左邊,左邊喉嚨開始乾、苦、痛;不信邪再試試右邊,換右邊開始痛。因為我沒有跨接,能量又過載,不舒服的感覺馬上上昇,是我沒跨接、沒跨接、沒跨接嗎?(很重要,所以說了三次)。趕快改放離喉嚨遠一點的#19,狀況才改善。

這一次對於能量這種事,感觸好多、好多。在我下課,喉嚨在休息的時刻,趕快再把手放在身上,這次乖乖地有用兩手跨接,已經好了。只能說傑克,這真是太神奇了。

發表迴響